狗蛋媳妇儿与法考国考的故事

当不喜欢某一样事物某一个人的时候,要怎么评价呢?我一般说,不是很喜欢,没什么感觉。
但是有些人呢,会说,好难吃,好丑,好恶心,难看死了。
“不能说这不正当”
只是,评价是一个中性的、理性的行为,而后者的言论是骂人,是冲动下的行为,不具有任何参考价值。
别人开始骂人,也就不需要讲道理了。
对骂就行。
骂不过再写篇文章接着骂。
骂到对方去起诉,报案。

我艹,大半夜这种神经病的声音,不知道到底在干嘛!嗡嗡嗡的,我真tm日他仙人板板!

玻璃笔还是不会写。。。。。。美工笔也不会

今夜无法入睡,想来需要这样文艺一把,缓解心中的暴虐之气。
学校宿舍空调老旧,不知道谁家开了,轰轰轰一直一直响在我脑门里,我一度怀疑我神经要衰弱了。
不知道室友睡着没。在失眠的时候若是有个同胞会好过不少,哪怕两个人都熬着。
睡着后那一阵把我搞醒的水管抽水声,嗡嗡嗡,真的恨不得说句脏话甩到他脸上。
声音在寝室里无限放大。
真的很难控制身上的暴虐因子,想去砸了那声音来源。
想想之前看的那些恐怖电影,此刻回想起来也算不了什么。若是把现在的我放在那个场景里,我怕我能手撕几个鬼。
具体形容下想象中的鬼吧。
流脓,烂肠,血污,獠牙。
翻眼白还是全黑眼瞳没想好。
走路姿势一定是丧尸那样。
皮肤腐烂,边走边流血。
其实说起来也没什么感觉了。

傍晚和同学去外面吃饭,带了一大杯饮料回教室。晚自习的时候将饮料都喝完了。西瓜汁一样的饮料,老板说里面还加了番茄汁。我一向不是很喜欢番茄。番茄炒蛋只吃蛋。
喝多了水的结果就是尿尿多。
我本身就是尿多的人。
室友已经睡下了,我摸着黑下床去厕所。
已经12点多了吧。我想。室友已经发出鼾声了。
在晚上摸黑行走真不方便。
我还得慢慢走到走廊尽头的公共厕所去。
学校十一点半熄灯,走廊的电也得省。
还好我一直都走习惯了。
只是今天可能是天气原因,特别黑,点光线都看不到。
我到厕所的时候似乎有人,我在她隔壁坑位。
她也没啥声音,可能是蹲麻了,偶尔拖动一下脚。
同一层楼低头不见抬头见,也不知道隔壁是谁。
尿完尿忽然就有了屎意,但是手头只有那么一点纸。
向隔壁借吧,真好,隔壁有人。
同学,我说,你有多的纸吗?可以给我两张吗?
她没反应,我只好再喊了一声同学,她也没理我。
我也不知道怎么应对这情况。
而且我的内心隐隐有些害怕起来,莫名其妙地想起了以前看的恐怖电影。
一张纸也将就用吧,只想快点回寝室。
我也没管隔壁的人,直觉告诉我不要管。
但是迟了。
拖动的声音越来越频繁,而且有了其他声音。
轰轰轰,轰轰轰。
是洗衣机滚动的声音。
没人大半夜会洗衣服。
我打开门就走。
啊————
门外赫然站着一个人。
流着血,捂着肚子。
我被吓到尖叫发抖,定在了门前
我奇怪这么黑我为什么知道她在流血。
而且脸上这痒痒的是头发吗?
血腥味太浓了。
还有那个拖动的声音没有停。
洗衣机也没有停。
不不不,已经
停电了。
洗衣机不会动了。
我好怕。
我摸一把我的脸,我以为是我的眼泪,但是,
黏糊糊的
像血。
我抬头,对面,
居然是站在门前发抖的我。

不想看书

九锅一堂的鱼

来寝室的喵(^・ェ・^)

啦啦啦西政老校区,遇到了86届的大师姐

我我我看着手机里的字写感觉人都飘了